当前位置:推 荐
《京都议定书》简述

  按照《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的规定,1995年3月28日至4月7日,在德国柏林召开了第一次缔约方会议,对发达国家的承诺是否充足进行了审评,通过了第一次缔约方大会的"第一号决定",简称为"柏林授权"(Berlin Mandate),决定开始谈判发达国家量化的减排温室气体义务,并决定不得为发展中国家增加任何新义务。

  1997年12月,第三次缔约方大会在日本京都举行。一些发达国家拒不提出其量化的减排"指标",一些则在极力试图减轻自己减排温室气体义务的同时,要求"主要的"发展中国家自愿承诺减排温室气体。针对这种情况,发展中国家要求大会必须遵循《公约》及"柏林授权"的规定,并提出了关于"议定书"要素的全面主张。

  最后,经过多方妥协,第三次缔约方大会达成了协议,于1997年12月11日由160个会员以第1/CP.3号决定通过《京都议定书》,主要内容为限制和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协议规定,在2008年至2012年间,发达国家的温室气体排放量要在1990年的基础上平均削减5.2%,其中美国削减7%,欧盟各国8%。

  1998年4月29日,包括欧盟14国在内的20个国家在《议定书》上签字。至此,《议定书》签署国已达34个。议定书规定,必须在至少55个国家签字(而且其中发达国家占1990年全球这类气体总排放量的55%以上)的90天后,才能生效。

  中国政府已于1998年5月29日签署该议定书。

  截至2003年12月26日,共有120个国家批准《议定书》,CO2总排放量占全球工业化国家的44.2%,未达到55%生效门槛。

  1.议定书的目标。

  京都议定书是第一个为发达国家规定了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具体减排指标的国际法律文件。经过艰苦谈判后达成的议定书明确规定了要求减排的六种温室气体,即二氧化碳(CO2)、甲烷(CH4)、氧化亚氮(N2O)、氢氟碳化物(HFCs)、全氟化碳(PFCs)和六氟化碳(SF6),同时规定附件一国家缔约方应该个别地或共同地确保其温室气体的排放总量(以CO2当量计)在2008-2012年的承诺期内比1990年水平至少减少5%,并且要求附件一缔约方到2005年时,应在履行这些承诺方面做出可予证实的进展。

  在此基础上,照顾到各国的具体情况,议定书为每个附件一国家确定了"有差别的减排"指标,即欧盟现有成员国承诺减排8%,美国减排7%,日本、加拿大减排6%,俄罗斯、乌克兰"零"减排,澳大利亚增排8%,冰岛增排10%,等等。

  2.京都议定书三机制。

  京都议定书第12条确定了清洁发展机制,目的是一方面协助发展中国家实现可持续发展和有益于公约的最终目标;另一方面,协助附件一发达国家实现议定书为其规定的量化的限制和减少排放的目标。

  清洁发展机制允许发达国家通过资助在发展中国家进行的具有减少温室气体排放效果的项目,获得一部分减排指标,用于完成其在议定书下承诺义务的一部分。与此同时,发展中国家也可以受益于这种项目。

  议定书还规定,清洁发展机制项目必须是经缔约方批准,自愿参加,必须产生与减缓气候变化有关的实际的、可测量的和长期的效益,减少的温室气体排放必须是对于在没有这类项目活动的情况下产生的任何减少排放而言是额外的。

  清洁发展机制是京都议定书下谈判的核心议题之一,谈判主要是围绕清洁发展机制的补充性、汇项目能否作为清洁发展机制项目、单边项目、基准线、清洁发展机制项目类型、缔约方会议和清洁发展机制执行理事会的分工以及清洁发展机制的临时安排等几个方面展开。

  联合履行与清洁发展机制相似,主要区别在于项目只能是在附件一国家之间进行。第六次缔约方会议实际上未对联合履行进行专门的详细的谈判,重点讨论了是否将清洁发展机制的规则适用于联合履行。发展中国家主张清洁发展机制的规则应该适用于联合履行,而发达国家一致反对,主张采用较为宽松的规则。大会主席的倾向性意见也是采用较为宽松的规则。

  排放贸易的目的是,协助附件B缔约方履行其减排义务。任何此种贸易都应是本国行动的补充。议定书要求公约缔约方会议应就排放贸易,特别是其核查、报告和责任确定相关的原则、方式、规则和指南。2000年11月在荷兰海牙召开的公约第六次缔约方大会期间,各缔约方在排放贸易的"补充性"、"责任"和"分配数量定义与互换性"等方面进行了磋商,但没有取得实质性的进展。

  3.碳吸收汇。

  碳吸收汇是指土地利用与土地利用变化活动(如造林、以及农业土壤等),对大气中CO2的吸收作用。议定书规定了对由造林、再造林和砍伐森林带来的土地利用变化和林业活动所引起的温室气体排放的变化,可以用于完成议定书下的承诺指标。但对于其他能带来温室气体排放变化的活动,能不能以及什么时候、以什么方式用于完成议定书的指标,并未做出明确规定。

  关于碳吸收汇问题谈判争论的核心,是发达国家是否应采取切实的国内减排行动。因为从理论上讲,森林和农业土壤等吸收碳的潜力很大,且比在能源部门减排CO2的成本要低得多,如果允许不加任何限制的使用,则某些发达国家可能基本上不需采取什么实质性的减排行动,就可以实现议定书规定的目标,使得经过艰苦努力谈成的议定书事实上失去意义。

来源:中国气候变化信息网
2009-9-21
相关文章
《京都议定书》 [2009-9-21]